首頁 >> 攝影書苑

30年新聞攝影的實戰思考|劉衛兵《攝影實戰手記》

來源:人民攝影報 作者:劉衛 責編:張雙雙 2021-05-07

1620353831844581.jpg

攝影實戰手記

一個記者30年的記錄與思考

劉衛兵



小細節里大時代

王文瀾

中國攝影家協會顧問

我和劉衛兵原本不認識,是通過觀看作品知道了對方的名字,逐步相識成了知己,看來偶然的瞬間邂逅,隱藏著必然的一拍即合。

上世紀90年代參加圖片評選,在眾多來稿中,我被一個畫面所吸引:中間是周南,左邊是李嘉誠,右邊是霍英東,三位都是在香港的重量級人物,他們一起在會議晚宴上看演出。對攝影記者來說這是“最沒戲”的時候,應該收起相機喘口氣了,但是平凡之中見非凡,不易察覺的機會悄然而至,善于觀察的人出彩了:恰如其分的光線運用,神態各異的凝視與悠思,準確選擇的角度與站位,司空見慣的場面提煉出不同凡響的佳作。

細微之處見匠心,來自劉衛兵在日常生活中的留心。周末一家三口逛街,一不留神就不見了蹤影,他不是對周圍一切熟視無睹的人,常常在顰蹙之間漸入沉思。相機或手機是他得心應手的速寫本,不動聲色之中靜靜地按下快門,盡顯職業本色。他可能剛剛完成重要新聞采訪,就像變色龍一樣轉換角色,癡迷于市井的活色生香,看常人看不到之處,想凡人想不到之時,竟置家人于不顧,這是何等的魂牽夢繞、走火入魔。這就是他觀察、體驗、記錄生活的日常節奏與生動寫照,也是作者著書立說的厚重功力和堅實基礎。

從業三十多年來,作者足跡遍布海內外,國事、民情、戰地、災區,從日常新聞到突發事件,從百姓生活到重大訪問,敏銳的視線與感知的視覺,使他在各類新聞題材里得心應手游刃有余。作者歷經無數次的按動快門,百萬字的采訪文稿,使他聞一以知二,歷煉成為文武雙全、圖文并茂的兩棲記者。他兩條腿走路,加上注重自我編輯整理資料的意識,使他獲取了“三足鼎立”的制衡之功。

攝影的實踐性最強,作者根據多年實踐心得,總結出“臨門一腳”的十八般武藝,最終還是歸為三個字:用心拍。作家與畫家不出房門也可以創作,而拍照如果不身臨其境就會一事無成。猶如地質工作者在群山峻嶺中點石成金的探礦過程,一無所獲是尋常的工作狀態,拍不出好照片同樣是攝影人的家常便飯,只有沉住氣,所有的長期積累才能在剎那間偶然得之。

同是二維空間,繪畫是在白紙上從無到有的添加,攝影是刪繁就簡去偽存真的篩選。同為時間藝術,音樂是音符之間節奏旋律的變幻莫測,攝影是凝固之中舉重若輕的真實再現。音樂是耳聽為虛,攝影是眼見為實。什么時候按下快門?這是瞬間局限的自我挑戰,毫厘之差定勝負。所以作者藝高人膽大,常常自己跟自己較勁,在小細節里見證了大時代。

處在億萬人拍照的影像時代,本書講述了作者在不同采訪和生活場景的實戰中,如何捕捉生動瞬間的拍攝細節和技術運用,字里行間詮釋著什么是好照片,如何拍出更好的照片。好照片是情商與智商的碰撞;是景深與情深的結晶;是文字難以道明不可替代的定格;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潛臺詞;是當代大視野宏觀與微觀的潛移默化;是綿延跌宕間可遇不可求的史海鉤沉。

拍出會說話的照片,意味著不說大話、套話、空話。在眾人眼中,拍照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攝影就是難在太容易了。一輩子拍了成千上萬,能留下來的只是鳳毛麟角。一圖勝千言是渴望,一圖勝十言、勝百言是希望。就像衛兵一樣,每時每刻孜孜不倦的拼搏,匯成千言萬語,書寫出中國改革開放的影像紀實。


作者介紹

1620353831247633.jpg

劉衛兵 

新華社高級記者,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新聞攝影學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長期從事社會和時政新聞攝影采訪。

作品曾獲中國新聞獎,代表作《總理為農民追工錢》《領導人為外賓撿眼鏡》在社會上產生廣泛影響。

著有《奔波在戰爭前線》《隨訪連戰的日子》《回望20年——一位新華社記者的采訪手記》《我們這30年——一個記者眼里的中國改革開放》(中、英、阿文版),以及攝影集《日本人印象》。其中《回望20年》獲徐遲報告文學獎優秀作品獎,《我們這30年》獲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

圖書速覽

巨變的30年,劉衛兵用圖片記錄了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書中他用17萬字、300多張圖片告訴你攝影器材的更迭、攝影題材的變遷、數碼與傳統的交匯和讓更多人看到你照片的方法。

現場新聞人物的拍攝

1620353831761436.jpg

1995年底,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預委會在北京閉幕。李嘉誠、周南、霍英東(從左至右)在慶祝晚宴上觀看演出。

1995年底,隨著香港回歸臨近,我臨時接到任務去拍攝香港特區籌委會預委會閉幕。第一次采訪回歸的時政新聞,心里沒譜,抓緊看資料,熟悉情況。

預委會閉幕當天,出席晚宴的有周南、魯平、霍英東、李嘉誠等重量級人物。委員們頻頻舉杯敬酒,氣氛熱烈。我拍攝時發現,李嘉誠他們的臉都喝紅了。

我先拍了些委員觀看文藝演出的照片,感覺挺平淡?!叭绻馨盐瘑T和演員拍到一起,可能有點兒意思?!庇^察現場后,我悄悄退到演員的背后,用長鏡頭聚焦場上的變化。此時小演員表演的武術吸引了人們的目光。原來想以委員為拍攝主體,前景帶上表演的演員,使畫面豐富些。但動態的攝像鏡頭容易做到的,單獨的攝影畫面卻受局限,雜亂的前景會減弱主體人物的視覺表現,很難抓到前景和背景都理想的畫面。所以我選擇專心抓拍委員們的動作和表情。

攝影是一種觀看方式,是觀看中的關注,同時用攝影器材記錄現實的媒介。攝影人的觀看受現場環境和心理情感等因素的影響,會有不同的視覺感受和關注。此時我注意到,坐在前排中間位置的周南、霍英東、李嘉誠等人物的坐姿和神態十分特別。他們三人不約而同地扭過頭,手扶在椅子背上,神情專注地觀看孩子們演出。

晚宴的新聞價值一般,這幾個人物的價值不小?!霸趺催@副表情?”我心里暗想。原本是個輕松的時刻,他們微微泛紅的臉上偶爾帶著微笑,可神情中又多了幾分疲憊。其實,預委會閉幕后,剛松口氣的委員們即將投入緊張的籌委會工作。剛剛卸掉一副重擔,又要擔負起更重的責任,他們能輕松嗎?此時此刻,晚宴看似平常,卻也有不同之處。

憑著直覺,我快速調整拍攝位置,移動到委員們的正對面。然后跪在地上,用長鏡頭、大光圈,采用閃光燈反射的方式,看準時機連續記錄下特殊的環境氛圍中三位特定人物有意味的表情和動作。這幅《面向’97》后來被人民攝影用作頭版大圖,受到攝影圈朋友的好評。大家覺得,照片的瞬間十分難得,抓住特殊環境中特殊人物典型的表情動作,生動地詮釋了面向回歸時人們復雜而多元的感情和心理,是香港回歸艱難歷程的真實寫照。

而我也從《面向’97》拍攝中得出幾點感悟:一是采訪前準備充分。多年關注香港回歸,對其中的曲折和艱難有一定認識。帶著思考拍攝,容易拍出與眾不同的照片。二是現場的觀察細致,拍攝的角度和瞬間選擇合理。冷靜的觀察與思考,往往是捕捉精彩細節和瞬間的關鍵。三是主題的提煉。照片的瞬間形象固然重要,但好的主題會給照片增光添彩。

1620353831863285.jpg

2000年,香港演員成龍在北京參加中華巨龍舞長城活動。

2009年初,我給電影明星成龍送過一張照片,他特別喜歡。那張照片是2000年初在八達嶺舉行中華巨龍舞長城活動時拍的。成龍帶領三千名海內外華人舞動三千多米長的巨龍。當時不少記者用長焦鏡頭拍成龍的特寫。我想既然是在長城舞龍,要突出主要人物,也要反映特殊的環境,表現新聞現場人物的場景。于是選用中焦鏡頭,抓拍成龍舞龍時有動感的瞬間,同時帶上后面的舞龍青年和烽火臺等背景。

現在回想,如果當時用長鏡頭抓拍,人物突出但環境交代不足,需要文字補充說明才能講清楚畫面。用中焦鏡頭拍攝盡管主體人物小一些,但取景時把成龍放在視覺中心位置,抓拍典型的動作瞬間,使照片主體、陪體和背景有機結合,能產生良好的影像效果,還具有較高的保存價值。對于明星們來說,參加各種演唱會、宣傳會的特寫照片太多了,他們或許更喜歡自然生動又有特殊背景的紀實照片。

新聞攝影的實踐性很強,采訪拍攝的方法也很多。我在日常攝影采訪中,拍攝了不少現場人物照片,也從中得出一些經驗和體會:1、拍攝前的充分準備增加成功的機會。2、保持孩子般的好奇心,不斷觀察思考。3、準確站位,靈活反應,及時抓拍。4、捕捉典型瞬間,表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5、勤奮拍攝,掌握良好的攝影技術技巧。

進入互聯網時代,數碼、手機攝影對傳統媒體和攝影產生了很大沖擊和影響。傳統攝影理論和實踐面臨新的發展機遇和挑戰。新聞攝影人要跟上時代變化,就要有新的作為。

1620353831648731.jpg

2005年11月,巴黎總統府,時任外長李肇星給別人照相。

1620353831401900.jpg

2015年1月,瑞士達沃斯,馬云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年會。

奔波在戰爭前線

扎盧扎伊難民營是當時巴基斯坦最大的阿富汗難民營,難民營是個十分復雜危險的地方,采訪期間,我們曾進入多處難民營,采訪和拍攝時曾遭遇過不明真相的難民向我們扔石塊,逼得我們趕緊開車離開。

一天的午后,當地朋友開車帶我們向郊外駛去。路上時常遇到哨卡士兵的檢查,心里總有些擔心。我一邊在沿途抓拍照片,一邊心里嘀咕。最后還真來到一處圍墻的大門口,治安總管古拉帶領七八個拎著棍棒的小伙子保護我們乘車進入難民營。剛進難民營,我迅速調整好相機,準備拍攝。猛然間,發現稍遠處有幾位婦女蜷縮在土墻邊,我舉起長鏡頭透過車窗連續按動快門。抓拍的畫面上,透過虛化的前景是她們驚恐的眼神。

不知不覺在難民營走了兩三個小時,我默默地走著看著,用相機和眼前的人們“對話”。希望用照片記錄下21世紀的藍天之下,還有這么多因為戰爭遠離家園、生活處于極度貧困中的人。來到一處帳篷,一位老奶奶和孫女紡線的場景進入我的鏡頭。白發蒼蒼的老人幫助送棉花,身邊的小孫女熟練地紡線??吹接腥伺恼?,老人家望望孫女,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另一位中年男子拎著紡線軸,他一只胳膊掛著棉花,雙手提線上下左右擺動,雪白的線軸忽高忽低,飛速旋轉??次遗e起相機拍照,他干得更起勁兒。據說,他們紡完線可以拿出去賣點兒錢。

幾位老人在帳篷里喝茶聊天,聽說中國記者來了,非要拉我們進去坐坐。帳篷里除了破席、破被子,就幾件燒水做飯的工具。問到以后的生活,老者嘆口氣說:“等救濟吧?!敝魅朔抢液瓤凇鞍⒏缓共琛?。望著黑乎乎的茶杯,心里發怵。為了表示尊重,喝了一小口。在難民營采訪時,身后總有一群孩子跟著我們。發現孩子們圍著我們太近,幾位保鏢小伙子就會過來,吆喝著揮舞棍棒轟趕。我想跟他們說“別那樣對待孩子”,話沒出口又咽了回去。

1620353831698945.jpg

扎盧扎伊難民營,遠處帳篷前的一對小姐妹久久地望著我的鏡頭。

1620353831985347.jpg

2001年10月8日,巴基斯坦白沙瓦,催淚彈在不遠處炸響,街道上濃煙翻滾。

1620353831478161.jpg

2001年10月1日,巴基斯坦西北邊境內,難民居住地的一對父子。

有“人”的風景更美

20世紀初,美國、德國的攝影家受現實主義影響,開始擺脫繪畫主義的風格,轉向拍攝現實題材,將風景、植物和人物肖像攝入鏡頭,形成直接攝影流派,其代表人物是美國的愛德華?韋斯頓和安塞爾?亞當斯。亞當斯等攝影家組織了F64攝影團體,主張用能獲得最大景深的最小光圈——F64拍攝景物,為此亞當斯用許多時間拍攝加利福尼亞風光。他的代表作《月升》,表現險峻高山升明月的景象。該流派講究光線、線條、形狀和造型的運用,以獲取細節清晰、質感豐富的影像。這一攝影風格至今影響著無數攝影愛好者。

20世紀80年代學攝影時,因為崇拜大師們的作品,我也拍了不少風光,曾絞盡腦汁用膠片拍攝過泰山日出、黃山云海、長江三峽。90年代初,去廬山時趕上大雪,尋找了許多角度,才拍攝下以雪松為前景,雪山、古亭、云海構成的風景。因為那時水平和器材所限,總感覺照片再美也美不過自然,加之后來一直關注社會紀實題材,對純粹自然風光攝影關注較少。

比較而言,我似乎更喜歡拍攝畫面中有人的風光照片??赡苁苤袊剿嬛腥伺c自然融合的影響,拍攝風光時,盡量帶上一些動靜結合的人物作為風景的點綴或陪襯,盡管人物很小,照片因此有了動感、活力和個性,還可以提高信息量和觀賞性。翻看《國家地理》雜志作品,不少風景照片里也有人物的身影。翻看歷史上的風景照片時,讀者希望觀賞風景的同時也能看到人物活動場景。比較而言,我感覺有人物的風景照片審美和人文價值更高一些。

1620353831143172.jpg

1995年,埃及首都開羅,高高的金字塔下,騎駱駝的行進者。

1620353831123655.jpg

2009年,意大利首都羅馬斗獸場。

相關文章
欧美Aa日本Aa,一级黄片在线视频,欧美插入,精品国内产的精品视频在线观看,黄色网址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