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會員作品

趙有強攝影作品:我的2021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趙有強 責編:張雙雙 2021-12-31

11月20日,陰天,桂竹崗的飛鳥。

9月12日,時陰時雨,貴州梵凈山金頂,擺POSE照相的游客。

7月10日,天晴,桂竹崗,傍晚,人們在剛剛修建好的機耕道上散步。

12月21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老街,染頭發的老人手拿鐵棒。

9月21日,天晴,桂竹崗,在城里打工的簡福軍回家休假。

2月14日,天晴,桃源縣三汊港客運渡口等船旅客。

10月22日,陰天,桂竹崗,檢查網絡設施的工人。

9月19日,天晴,桂竹崗,在家待業的年輕人與爺爺養的雞鴨。

大霧,桂竹崗。當天是大年三十。

1月30日,陰天,常德市柳葉大道,坐在電動摩托上的小孩子。

2月14日,天晴,桃源縣三汊港鄉,當地人從輪渡回家。

1月7日,雨雪天,卷煙廠。

11月27日,天晴,桂竹崗,肖奶奶的床。

3月28日,天晴,桂竹崗簡家。

9月15日,天晴,桂竹崗婦女。

12月11日,陰天,桂竹崗,老支書家的雞圈。

11月26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打手機的老人。

11月26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民營企業里正裝竹子。這個鎮年銷竹子100萬根。

11月25日,沅水桃源縣剪市鎮,被取締的曾經用于開水上餐廳的船。

9月12日,陰雨天,貴州梵凈山景區纜車車架。

查看大圖

11月20日,陰天,桂竹崗的飛鳥。

9月12日,時陰時雨,貴州梵凈山金頂,擺POSE照相的游客。

7月10日,天晴,桂竹崗,傍晚,人們在剛剛修建好的機耕道上散步。

12月21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老街,染頭發的老人手拿鐵棒。

9月21日,天晴,桂竹崗,在城里打工的簡福軍回家休假。

2月14日,天晴,桃源縣三汊港客運渡口等船旅客。

10月22日,陰天,桂竹崗,檢查網絡設施的工人。

9月19日,天晴,桂竹崗,在家待業的年輕人與爺爺養的雞鴨。

大霧,桂竹崗。當天是大年三十。

1月30日,陰天,常德市柳葉大道,坐在電動摩托上的小孩子。

2月14日,天晴,桃源縣三汊港鄉,當地人從輪渡回家。

1月7日,雨雪天,卷煙廠。

11月27日,天晴,桂竹崗,肖奶奶的床。

3月28日,天晴,桂竹崗簡家。

9月15日,天晴,桂竹崗婦女。

12月11日,陰天,桂竹崗,老支書家的雞圈。

11月26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打手機的老人。

11月26日,天晴,桃源縣沙坪鎮民營企業里正裝竹子。這個鎮年銷竹子100萬根。

11月25日,沅水桃源縣剪市鎮,被取締的曾經用于開水上餐廳的船。

9月12日,陰雨天,貴州梵凈山景區纜車車架。

回顧2021

年輪加法,時間減法,人生于我,又少一年。

這一年,我對攝影的認識在變:第一,有關影像的“符號性”再度引我重視;第二,因為桂竹崗,我對農村的變化有了新結論——不在物資而在觀念。

這一年,我在嘗試“空鏡頭”的味道。作為媒體人,告別以拍人為主的拍攝思路實屬不易。從事新聞攝影30多個年頭,攝影家和新聞攝影師的區別在哪?過去一些年,概念一直模糊。 因為糾纏不清,對攝影作品的評判標準左右搖擺,常生頭痛。從追求拍“實景”到拍“虛無”,該是一場進步,這里面最明顯的是拍攝、編輯、何種方式呈現,會整體構思了。

桂竹崗是我的“心病”,拍攝,已成撫慰的最好方式。在一個直徑約200米的區域堅守5年,面對一群以老人為主的群體,敞開心扉、拓寬思路,方可尋找到多個拍攝點。這一年,我的桂竹崗添了許多新畫面,在一個極小的區域里,只要觀察仔細,也有取之不盡的可攝之物。

這一年,我在桃源縣的鄉鎮努力尋找帶有時代符號的影像。多讀書多充電多思考多觀察就會發現,身邊的事家鄉的事,事事都與國家的發展緊緊相連,攝影人永遠在路上,不是拍攝,而是觀看;不是觀看,而是拍攝。壓箱照片已上萬幅,這是一年的收獲,亦是一年的獨白。

百米之內必有得。

我的2021。 

攝影并文:趙有強

欧美Aa日本Aa,一级黄片在线视频,欧美插入,精品国内产的精品视频在线观看,黄色网址看免费